香港七警察被抓事件详情是怎么样的?
2019-12-27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七名警员涉嫌于2014年10月15日,在添马公园暗角,向社工曾健超拳打脚踢,之后曾健超被带返警署后亦疑再被打,惟曾在「暗角」的被打过程,却被记者意外拍下。律政司在事件发生一年后,才向该七名疑与案有关的警员提出起诉,去年6月才开始审理,中间经过数度押后,新宝6案件将于2017年的情人节在区域法院裁决。

  案发时正值雨伞运动,该晚龙和道曾发生过,而曾健超亦在冲突期间,曾在占领区内一花槽从高处向警员淋有味液体,并即被在场警员制服。在同晚稍后时间,记者拍到有数名穿印有警员背心的男子,新宝6把一名穿黑衣的男子抬到变电站,并对该男拳打脚踢。

  案件的主要关键,包括传媒当日拍得的新闻片,及事主曾健超的证供。案件于去年六月开审,一开始便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进行「案中案」程序,以争辩该些新闻片是否适合呈堂,法官最后裁定涉案的多段新闻片,全部能用作呈堂证供。而案件在处理这程序后,押后至十月才重开聆讯。

  至于本案的主要证人曾健超,他因为在案发前较早前涉嫌向警员淋液而被捕,曾亦因而被控袭警罪,并经审讯被裁定罪成。他在本案作证时,他的诚信亦被辩方律师质疑,曾亦在作供期时,承认他是当晚曾向警员淋液的人,但他亦是片段所见,当晚被抬走及被打的受害人。

  七警未有出庭自辩,但代表他们的辩方律师团,对控方证供把出多项质疑,包括曾健超证供的可信性外,他作供的动机;曾身上的伤势会否是他被捕时弄成的,有辩方亦质疑,曾并未能认出所有被告,更有律师指,新闻片中所拍到的男子,可能根本不是曾健超。

  控方在最后陈辞时指,曾健超身上的伤势不似是被捕时所造成,亦再重申,曾当晚是被七名被告带到变电站改殴打,而影片所拍被袭的男子,亦正是曾健超。

  七名被告依次为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(俗称O记)总督察黄祖成(48岁)、观塘反黑组高级督察刘卓毅(29岁)、观塘反黑组侦缉警长白荣斌(42岁)、观塘反黑组警员刘兴沛(38岁)、东九龙总区侦缉警员陈少丹(31岁)、九龙城侦缉警员关嘉豪(32岁)及观塘反黑组侦缉警员黄伟豪(36岁)。

  七人均否认一项有意图而导致他人身体受严重伤害罪,而陈亦否认另一项普通袭击罪。控罪指,七人于2014年10月15日在金钟龙汇道殴打曾健超。其中陈少丹另涉于同日在中区警署七号接见室殴打曾健超。

健康生活SPA,赋予你更美丽,体验休闲自在